中國新聞視線網,用百姓的眼光看新聞!做中國新聞網站之標桿!

中國民生網

你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文史 > 文章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中國新聞視線網小編 發布時間:2019-10-14 03:32

中國江蘇網訊 昨天,南京市交通運輸局、地名辦共同發布的一則更名公告迅速成為全城熱點:被大家稱呼多年的南京長江大橋兄弟們終于要改名了。以往因地名更替易發的爭議這次竟然出現難有的多數認同。對此,中國地名學會城市地名專家組組長薛光直言,新名一改以往指代不清的問題,還能體現南京文史淵源。

名字猶如身份,指向明晰是前提

自1968年南京長江大橋正式通車,后續建成的跨江大橋似乎就排好了名字。隨著多座橋梁陸續建成,諸如二橋、三橋、四橋的名字不僅很快被傳開,還正式出現在了橋身上。就連目前正在施工的另一座長江大橋,也早早在大家口中被冠之以五橋,似乎這些跨江大橋天然就是南京長江大橋的兄弟。

“我覺得改不改名都行,反正這么久了,南京人都知道在哪,只不過取個新名字會好聽些。”隨機的街頭采訪中,類似這位市民的看法并不少。但以建成時間排序的現有過江大橋名字對外地人而言就不是那么清晰可辨了,還記得一位朋友就因不明方位,糾結于二橋和四橋好長一段時間。與此同時,作為一座歷史文化名城,長期以來用單一數字命名諸多長江大橋確實也顯得少了些文化底蘊。因此,有關給南京的大橋兄弟們重新取名在數年前就被提出,甚至作為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議案、提案出現在了兩會上。

盡管沒有參與咨詢會,但薛光對大橋兄弟們更名持正面觀點:南京長江段上下游延綿五六十公里,現有的長江大橋除建成時間外,不僅沒有任何命名規律可言,也體現不了古都文化。在薛光看來,名字尤其是地名猶如身份,前提是指向明晰。目前是上游的三橋和下游的四橋間,穿插著五橋、大橋和二橋。簡單沿用當年工程名的做法并不是太妥當,猶如此前河西地區廣泛存在的經、緯路一樣。

此次更名準備去年已開始實施

有關對南京眾多的大橋兄弟更名數年前就有呼聲,在近日公示之前也未聽聞過相關消息,為何突然就曝光了具體的待選更名?記者昨天在采訪南京市交通運輸局相關負責人后得知,由于諸座大橋的更名相較普通地名更可能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為了做好前期工作,早在去年這一工作就進入了議事日程。“我們先后和南大的文史專家,以及規劃專家、地名專家共同進行了多論的調研和討論,即便目前公示的名字也不代表是最終入選名,所以才舉行公示,希望聽取更多的社會意見,讓這些大橋有個好名字。”

具體到公示中的大橋新名,該負責人表示,目前的名字借鑒了國內外有關大橋取名的經驗和特點,充分考慮到地域和大橋本身的特征,力圖在用名規范和凸顯文史間達成統一。“像把二橋更名為八卦洲除考慮準確的地名指向外,本身是古地名,而且二橋穿洲而過,還在洲上落地;三橋所用的大勝關同樣是古地名,且附近已有大勝關大橋和大勝關鐵路橋,取名大勝關長江公路橋更利于區域用名統一,方便辨識”。

至于兩條過江隧道的名字也嚴格遵循了地名的使用規范。“南京的過江大橋不存在兩岸跨行政區域的問題,不像江陰、潤揚等大橋要取兩地之名,更適合以區域地名中的就大不就小來命名。江北相對于主城是小,所以就將和長江隧道連接的應天大街、和揚子江隧道相接的定淮門作為了新名中的關鍵字。”這一解釋也得到了薛光的認同:“揚子江和長江本身就是同一條江,而跨江的兩條隧道卻是兩個意思相近的名字,確實不太合適。”

反對意見少,不少人推薦新名字

公示發布后,相關部門也給出了聯系電話和郵箱,根據記者最新了解的情況,在昨天不到30位市民意見中,幾乎沒有反對大橋更名的聲音,而且是以電話來訪居多。據工作人員介紹,相對于其他的長江大橋新名,有關棲霞山長江公路大橋的不同命名最多。“有根據大橋落地最近的地名叫的,也有根據秦朝時當地最早的縣‘江嵊’來取名的,這些意見我們都會記錄整理,留待公示結束后相關專家匯商。”

很有意思的是,根據目前公示的大橋兄弟待用名,有網友大膽猜測,未來的長江五橋很可能最終名字是江心洲長江公路大橋。至于說名字中特別強調的公路二字,一來是這些大橋現實中確實是公路橋,二來此次更名主要是針對跨江公路橋而定。像部分市民所反映的不必強調公路二字后期并非沒有去除的可能。

地名更改容易,但后續帶來的影響可不小。除大面積的交通路牌指示要同步更換外,附近居民的戶籍、收發郵件地址等日常生活相關信息都將同步更迭。與此同時,一次性給諸多大橋更名,市民還需要一個接受、熟悉過程,以往口中所指的二橋、三橋等為位置指向也都要變了。

不過,從這次集體為大橋更名也看出一個好的趨向,即今后的地名選用會越來越規范,由此帶來居民的困擾也會越來越少。就如同規劃、建設中的建寧西路通道、和燕路過江通道、仙新路過江通道等,即便目前還沒建成,但老早就有了規范的名字,后續不僅會節省更多的市政成本,也會讓市民更快地形成生活口語。

南京晨報/愛南京記者 陳彥

国外大乐透中奖号码